日期:[2021年10月14日] -- 每日经济新闻 -- 版次:[10]

多地加强网约车合规监管 有司机称没必要申请“双证”

专家建议,平台如想提高订单合规率,可在成本上给予司机支持并鼓励合规司机接单

每经记者 武凯 每经编辑 孙磊
  “通州区环球影城网约车停车区有执法人员查证,来往司机注意绕行”“朝阳区四惠附近在查网约车,逢车必检”“首都机场在查网约车”……近日,北京多位网约车司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交通执法部门已在多个热门区域加强来往网约车的合规检查。
  这是日前相关部门对网约车加强合规检查的一个缩影。近日,交通运输部表示,随着网约车行业的快速发展和平台间竞争逐渐加剧,大量未取得网约车营运资质的司机和车辆近期涌入行业,对城市交通治理、行业健康发展形成威胁。因此,交通运输部要求各地不得新接入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并加快清退不合规的驾驶员和车辆。
  此后,天津、上海等多地主管部门立即约谈主要网约车平台企业,就推动网约车合规化提出具体要求。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一些合规率较高的网约车平台很乐于支持、推动网约车合规化发展。但由于部分平台低价恶性竞争、合规成本较高等因素,合规率高的平台面临的竞争压力更大。
  “相较于投入大量成本提高合规率,有些平台会倾向砸钱补贴来争夺市场。”该人士对记者说,“如果平台愿意承担部分合规成本、鼓励合规司机接单,合规率就有望提高。”
 
 有平台停止无证司机注册
 
 近日,北京地区多位网约车司机对记者表示,以往,交通执法部门多在机场、火车站等区域对不合规网约车实施重点监管,但近期部分区域加强了对网约车合规资质的检查。
  北京网约车司机刘峰(化名)向记者展示的聊天截图显示,交通执法人员已在北京环球影城、四惠等地开展网约车合规检查,网约车司机若缺少“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则会被处罚。“检查网约车司机证件是否齐全并不是新鲜事。只是最近明显感觉到,交通执法部门的力度加强了。”刘峰对记者说。
  据了解,天津、上海等地近期也已开始加强对无证网约车司机、车辆的监管。部分网约车平台已停止无证司机注册使用。仅在广州,今年8月当地交通执法部门就查处了网约车驾驶员未取得驾驶员证,或车辆未取得运输证两类违规行为共计30起。
  截至发稿,北京地区尚未公布具体措施。但在10月8日,北京市交通委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北京市交通委已于当日上午就推动地区网约车合规化发展举行内部会议,商讨具体措施。长期来看,网约车行业必然需要合规运营,平台、司机、车辆均须取得合法资质。”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北京网约车平台方面,首汽约车等企业已停止新无证司机的注册。
  事实上,网约车合规化发展已推进多年。早在2016年8月3日,交通运输部就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6部门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要求网约车平台、司机及车辆须分别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这意味着,同时拥有以上三项许可,平台和司机才可合法营运。该《办法》也表明,不同地区网约车从事主体须满足“城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其他条件”。
  《办法》公布后,滴滴出行、曹操出行等多数网约车平台均取得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在平台层面拥有了合法运营资质。不过,时至今日,多家网约车平台上的部分司机和营运车辆尚未取得后两项相应资质,违法营运现象在多地仍普遍存在。
  在记者调查的数十位不同地区网约车司机中,仅有4位司机拥有《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其中3位司机的车辆拥有《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而在北京地区受访的20位网约车司机中,仅有两位北京户籍司机拥有《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其余均为外地无证司机。
  “以北京为例,许多城市多年来对网约车司机违规营运监管比较宽松。大多数网约车司机、车辆并未取得相应资质,但若不出现重大问题,当地交通执法部门并不会严查重罚。”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机场等管控较为严格的重点区域,网约车司机已经形成了默契,能避则避。”
 
 非法营运侵害合规司机权益
 
 当前,我国网约车行业司机人数较多,但取得网约车驾驶员的合规司机数量占比并不高。以滴滴出行为例,公开资料显示,在2020年3月31日至2021年3月31日,仅滴滴出行一家网约车平台就有1300万名年活跃司机。而交通运输部9月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352.6万本、车辆运输证136.2万本。这意味着无论是持证司机占比、还是持证车辆与司机比例,都有很大提升空间。
  此外,为争夺行业空窗期,多家网约车平台在近几个月大力扩张,使得大量不合规司机、车辆涌入行业,甚至一些合规率较高的平台,也开始向市场占有率妥协。如今年8月,T3出行因违规向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的司机派单,在合肥、南昌等地被罚。曹操出行、首汽约车等多家网约车平台也在多地因司机违规营运被监管部门处罚。
  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当前不“合规”的网约车司机占比不小。就北京地区而言,在记者调查采访的20位网约车司机中,有18位司机未取得网约车驾驶员证及网约车运输证。有一位司机取得双证,还有一位司机取得了网约车驾驶员证。
  在这些司机之中,大部分司机为全职网约车司机,少部分为兼职司机。其中一位兼职司机对记者表示,他在主业之外,闲暇时会跑网约车,赚一些外快。他认为,作为一种灵活就业方式,兼职网约车司机“没必要”申请双证。
  赵波(化名)是滴滴出行平台上一名快车司机,也是此次受访者中唯一一位双证齐全的网约车司机。他向记者透露,如果是北京本地户籍,要先考取网约车驾驶员证,然后再委托平台办理网约车运输证。“本地人想要考取驾驶员证很简单,只需要在考试前三两天熟悉下试题就行。只要想考,就能考过。”赵波表示。
  不过,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也发现,不少北京本地网约车司机宁可冒着被罚款的风险,也不乐于申请双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约车司机对记者表示,由于转为合规营运需要缴纳更多保险费用和个人所得税,且车辆在使用8年或行驶满60万公里后须强制报废,也有不少像他一样的北京当地司机没有申请双证。
  记者查阅《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机动出租车驾驶员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暂行办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等多个相关条例发现,转为合规网约车要求车辆为新车,且存在强制报废期,同时司机须缴纳个人所得税并且车辆年检频率增加。“若不申请转为营运车辆,那么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都可以避免。”上述网约车司机对记者说。
  在此背景下,大量非法营运网约车对出租车行业、司乘合法权益、地区治理等都形成了潜在威胁。
  “由于存在漏税、低价补贴等,大量非法营运的网约车在经营成本方面相比合规网约车、正规出租车有明显优势,继而通过不正当竞争侵犯后两者合法权益。而部分网约车平台为了提高合规率数字,又避免付出额外成本,可能存在将合规司机订单暗自转移给不合规司机的现象,所以需要加强管理。”独立汽车分析师张翔对记者表示。
 
 平台应优先给合规司机派单
 
 虽然在北京地区跑网约车的外地司机数量不少,但近期北京网约车行业的一些变动也让刘峰这样的司机开始发愁。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当前北京网约车市场上存在“双证齐全”“有人证没车证”“有车证没人证”“双证皆无”四种情况。其中,后三者皆属于非法营运。
  有网约车司机对记者表示,如果平台不再接纳无证司机,自己将会换平台跑网约车,甚至脱离平台,私下拉活,做“黑车”业务。
  而在网约车合规化发展进程中,作为行业法规、司机及乘客的中间环节,网约车平台是推动合规营运的关键。
  一位不具名人士对记者表示,国内网约车行业长期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一些平台通过吸纳过多不合规运力获得了更大的市场份额及单量,使得拥有合规运力的平台难以充分发展。而网约车合规化对平台成本要求较高,但近年来多家平台的低价恶性竞争导致平台可用资金受限,部分平台难以在合规工作上投入足够资金。”该人士表示。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纪雪洪认为,网约车平台若想切实提高订单合规率,可在成本上给予司机一定支持、并鼓励合规司机接单。
  “在一定情况下,平台可以将订单更多地分配给合规司机,这样可以有效减少非法营运现象。不过在北京等一些运力紧张的大城市,短期内可能合规运力不足。为提高合规运力,平台可以考虑承担部分转为合规营运车辆需要付出的成本,如承担一部分车辆的报废成本等。”纪雪洪对记者说。
  但上述不具名人士对记者表示:“许多网约车平台不愿意优先承担合规成本,这是推动网约车合规化的一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