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1年10月08日] -- 每日经济新闻 -- 版次:[01]

油价气价暴涨搅扰全球 能源结构转型还缺什么?

每经评论员 杜恒峰
  国庆假日期间,A股休市,但外围市场却经历了大跌-企稳-大涨-再大跌-大反弹的剧烈震荡,各个市场表现有差,但差别仅在于大涨大跌的幅度不同,欧美主要股指振幅在3%左右,而对全球经济波动更为敏感的亚太市场波动更为剧烈,其中恒生指数期间振幅为4.3%、韩国综指振幅为5.2%,日经225指数振幅更是高达7.88%。
  全球市场震荡,有市场对美国国债违约风险的担忧,也与新冠疫情导致的全球供应链紊乱有关,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全球能源价格暴涨。
  比如北京时间10月4日晚,国际油价盘中直线拉升,WTI原油期货价格一度突破80美元/每桶,盘中涨超3%,刷新近七年来最高水平,当天道琼斯指数下跌近1%。当地时间10月5日,荷兰天然气期货11月份合约大涨22%,收报117.9欧元/兆瓦时,创出历史新高,年内涨幅接近6倍,英国基准天然气价格升至历史新高,报330便士/撒姆,整个欧洲的天然气期货创下1550美元/千立方米的历史新高,当天欧洲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1%。当地时间10月6日,天然气价格在暴涨之后又经历暴跌,10月7日全球股市迅速反弹。与恐慌的市场完全不同的是,能源类股票表现强势,比如中石油和中石化港股长假期间分别上涨9.49%和5.7%。
  能源价格上涨主要通过两个方面影响市场。一是过高的能源价格将抑制需求,消费者(包括企业)要么直接减少能源消费,要么压缩其他消费,经济由此减速,能源供应短缺的预期甚至还可能引发恐慌性消费,冲击经济安全,比如近期英国爆发的燃油危机。 二是能源价格作为基础产品,可能抬高整体通货膨胀风险,央行不得不缩减宽松政策甚至转为收紧,只要能源价格继续上涨,央行收紧流动性的预期将一直存在,进而对股票市场构成实质性压力,欧美主要央行事实上已有类似表态和实际举措。
  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传统能源当中,碳排放强度相对较小的天然气价格近期上涨更为迅猛,在碳排放控制走在前列,能源转型更为激进的欧洲,又正好是天然气消费依赖程度最高的地区。但激进的能源转型目标和现有能源供应的刚性结构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即能源消费仍在增加,但对传统能源过快的压降导致能源供需失衡,且这种失衡不会因为最近两天天然气价格的回落而有实质改观,能源价格上涨的压力可能成为最近几年的常态,并持续对资本市场构成压力。
  和天然气一样,国庆假期煤炭价格同样持续上涨。10月4日和5日这两天,澳大利亚纽卡斯尔煤价就由约200美元/吨涨至280美元/吨,港股上市的中煤能源、兖州煤业国庆假日期间股价分别上涨13.11%和3.93%,而节前中国动力煤港口价已经突破1600元/吨,继续刷新历史新高,海外市场以及山西因为大雨关停27座煤矿无疑会加大节后煤价继续上涨的压力。正如天然气之于欧洲,当下煤炭价格对A股走势同样关键,在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只有确保传统能源供应涨价的成本分解到高耗能电力用户身上,理顺价格机制、体现供需紧平衡下电力的稀缺性,才能根本上化解能源价格对于企业经营以至于整个资本市场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