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1年09月28日] -- 每日经济新闻 -- 版次:[06]

拉闸限电的“锅”不应该由“能耗双控”来背

每经特约评论员 舒圣祥
  限电!停产!最近一段时期,从企业用电到居民用电,从南方到北方,全国多地拉闸限电。珠三角多地工业企业,被要求开三停四甚至开二停五、开一停六错峰用电,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带来很大影响。东北地区某些城市,不仅企业限电,连居民也限,甚至连马路上的红绿灯都没了,造成交通大拥堵。
  因为煤炭价格上涨导致电力供应紧张,类似的拉闸限电,近二十年来我们其实经历过好几波。此轮拉闸限电也有这方面原因,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涨幅较大,“市场煤”与“限价电”的矛盾愈发凸显。
  在我国电力结构中,火力发电占比较高,煤炭价格上涨对电力供应造成较大影响。只不过,我国煤炭肯定不存在实质性短缺,而且煤炭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煤炭交易各环节价格调控空间理应较大。
  正如有论者所言,和历史上历次缺电不一样,此轮拉闸限电,地方相关部门似乎并没有为保护经济发展而积极帮助企业解决缺电问题;恰恰相反,拉闸限电背后传递出一个共性话题——为配合地区“能耗双控”要求。
  多家上市公司日前发布公告称:为配合地区“能耗双控”要求,将削减水泥、电石、电解铝、螺纹钢等工业原材料产能。受供给减少影响,多种工业品价格不同程度上涨,有的甚至周内涨幅超40%。
  “金九银十”本是生产旺季,企业显然不会“自废武功”拉闸限电,如果能买到电,哪怕价格高一点,恐怕也会乐意。所以,这不是纯粹的能源价格上涨与供给短缺问题。
  8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发布一份文件,对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做了测评“晴雨表”。结果显示,部分地区能耗强度不降反升,9省区被列为一级预警地区。随后,一些地区便开始“命令式”停产,急踩刹车限电。
  所谓“能耗双控”,指的是既控制单位GDP能耗,也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这并非什么新政策,而是已经执行了近6年的老政策。在过去的5年里,各地的“能耗双控”任务执行得一直比较顺利。为何到了2021年上半年,部分地区能耗强度却不降反升?其中9省区还被国家发改委列为一级预警地区?运动式拉闸限电,究竟搞的哪门子“减碳”?有没有考虑过企业死活,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连环影响?
  不久前,运动式“减碳”已被中央点名批评。某些地方的类似做法,反映出其在两种政绩目标前的举棋不定与左右通吃心态。
  众所周知,产业转型升级、转变发展方式,才是实现“减碳”目标的正途所在;现在某些地方,仍旧依赖高耗能产业拉动经济发展,又想通过走捷径方式突击完成“减碳”指标——两个对立的目标不可能同时实现,于是只好采取非正常手段,不求其实但求其表。
  经济发展与节能减排并不矛盾,拉闸限电的“锅”,不应该由“能耗双控”来背。着眼未来,既要推动清洁能源发展,努力让电力走向清洁;也有必要通过价格手段,对高耗能、高排放企业实行更高电价,通过碳排放交易,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低碳发展。但无论如何,都绝不能为了突击完成节能指标,无视企业利益和民生权益,搞“一刀切”运动式“减碳”。
  经济稳定增长,离不开能源稳定供应。企业和居民合理的用能需求,理应得到保障。如果长期开一停六、开二停五、开三停四,恐怕没几家企业能够撑下去。企业被迫停电,员工可能会被迫停薪,物价可能会被迫上涨,对经济社会产生的负面影响,将会是多米诺骨牌式的。地方完成“能耗双控”,功夫更在“命令”之外,运动式“减碳”当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