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1年06月21日] -- 每日经济新闻 -- 版次:[01]

五年禁入上限并不意味着监管放松

每经评论员 王砚丹
  6月18日证监会新闻发布会最重磅的消息莫过于发布新版《证券市场禁入规定》,并决定于7月19日起施行。
  新《证券市场禁入规定》是为配套2020年3月发布的新证券法而出台的措施。此前,国内资本市场禁入措施中,仅存在“不得从事证券业务、证券服务业务,不得担任证券发行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这一种禁入类型,即“身份类禁入”。而新《证券市场禁入规定》增加了交易类禁入,但只设置了5年上限。
  身份类禁入早已被广大投资者熟知。因严重违法违规而被终身禁入者也不在少数。按照证监会统计,光是2016年至2020年,就有82人被终身市场禁入。2021年,该名单还在继续扩大。即使如贾跃亭一般已至绝境仍异常嘴硬,依然逃不出终身禁入的处罚。
  但旧的禁入条款有个漏洞——没有规定被处以禁入人员不能进行二级市场投资。这些被处以禁入的人员虽有道德瑕疵,但专业知识储备丰富,对市场又极为熟悉。旧规下不能担任董监高了,还可以通过投资,甚至借个马甲投资继续赚市场的钱。这对广大中小投资者而言并不公平。
  新规下的交易类禁入适用于严重扰乱证券交易秩序、交易公平的违法行为,若被实施交易类禁入,禁止直接或者间接交易上市或者挂牌的全部证券(含证券投资基金份额)。今后违法违规者再企图东窗事发后以投资形式在市场上曲线牟利,甚至想买点基金,都已经行不通了。
  然而这次交易类禁入较引人注意的是设置了5年上限。证监会表示,设置此期限的原因是考虑到交易类禁入为新《证券法》增加的一类禁入措施,具有不同于身份类禁入的特殊性,在充分借鉴境内外市场经验的基础上,审慎确定了相关适用规则。
  笔者认为,交易类禁入没有设置终身禁入机制并非监管网开一面,妄图违法违规者也绝不能因此怀有侥幸心理。仔细研读新规可以发现,执法单位可以结合实际,选择单独适用或者合并适用相匹配的禁入类型。也就是说,对严重违规者,监管不排除同时采取交易类与身份类禁入措施并用,从重处罚,如此让扰乱市场的毒瘤无处藏身。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交易类禁入虽未被写入法律法规,但有不少扰乱市场的“野蛮人”依然受到了严惩。如赵薇、黄有龙夫妇2017年提出以30.6亿元价格收购万家文化,收购款中30亿元来源于借款,几近“空手套白狼”。引发监管关注后,收购方案又在短时间内几经变更,最后完全终止,且双方不追究任何违约责任。赵薇、黄有龙收购过程中,万家文化股价出现大幅波动。在经过调查后,证监会在2018年以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等原因对赵薇、黄有龙进行罚款,并处以5年市场禁入。
  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在中国资本市场监管历史中具有重要地位。从1997年发布施行的《证券市场禁入暂行规定》,到2006年正式版的《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落地生效,又到2015年修订版上线,再到新规定将于下月实施,市场禁入对提高造假者违法成本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构筑良性资本市场生态是个全方位的大工程。除了事后追责,利用智能技术为监管提质增效、加强事中监督等方面也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相信中国资本市场将在经营者、投资者、执法者共同努力下,真正行稳致远。